数说中国女排:荆棘与花环的成长之路

在拍摄时,女排队员们被安排了一场哭戏,朱婷的情绪却迟迟出不来。表演指导把她拉到一旁,问了她两个问题。

44 年的奋斗与 39 年的沉浮,中国女排赋予了排球这项运动超越竞技体育的意义。这种意义从老女排一直延续到新女排,从体育赛事延伸至平凡生活中的你我,凝练为薪火相传的女排精神,编织出无数人心中的中国梦。

点击视频,回顾女排历史——(手机全屏观看效果更佳)(06:09)1953年,中国排球协会正式成立,中国女排的发展由此起步。当时的排球强国主要为苏联及其他东欧国家。到了六十年代,日本女排强势崛起,成功取代了苏联的排坛霸主位置。

时至七十年代,在与国际体育界隔绝了二十多年之后,中国的体育项目仅有乒乓球能够在国际体坛上占据一席之位。当时曾有外国人断言“中国人在大球项目中要走向世界是不可能的。”

在此情形之下,新一届国家女子排球队,于1976年重新组建,担任主教练。

执教期间,实行“三从一大”的训练方针——从严、从难、从实战出发与大运动量训练。一天将近十个小时的训练,女排队员们在粗糙的场地上摸爬滚打,若是练不好就一直加练。

“有一次训练扣球没扣好,袁指导一直不放我们休息”—— 一堂训练课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。直到多年以后,老女排队员们仍能清晰地回忆起当年艰苦训练的情景。

1995 年,郎平出任中国女排总教练,秉持的基本精神只有一个:坚持信念,卧薪尝胆。“五连冠”已成过去,“承认落后,不甘落后”是中国女排需要学习的新课题。在郎平的率领下,仅用一年半的时间,中国女排便重新站到了世界的领奖台上。

2001 年,陈忠和执教中国女排,对女排队伍进行了重新洗牌,提拔了不少潜质新人,在漳州排球训练基地,队员出演中国女排女排队员们经历了更为艰苦与严苛的训练,训练强度同老女排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主力赵蕊蕊甚至因为长期的负荷训练而不幸疲劳性骨折。顶着巨大的压力,中国女排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中,最终惊天逆转战胜对手,夺得奥运会冠军。

2013 年,郎平回国,再度执教中国女排。经历了 2009 年至 2012 年的低谷,中国女排在艰难的困境中开启新的里约奥运周期。郎平竞聘女排教练的报告标题写道:传承女排精神,走出低谷,再创辉煌。郎平的回归有力地凝聚了士气、带领中国女排继续前行。新一代女排队员也在她的培养下成长为站在领奖台上,升国旗奏国歌的白金一代。里约奥运会上的逆风翻盘再到19世界杯的大获全胜,至此中国女排成就”十冠王“的丰碑。

中国女排的训练条件不断改善,训练模式也在不断探索中完善。郎平再度执教中国女排时,组建了一支复合型教练团队,除了教练、助理教练之外还配备专业的体能师、康复师和科研团队。

带有历史局限的“三从一大”训练方针,逐渐发展为更科学高效的训练方式。不再一味地强调忍受伤痛、克服困难,亦不盲目追求大训练量。新一代中国女排更加注重对运动员的保护,在准确地分析把握每个运动员的体能和技术情况基础上,分别制定不同的训练指标,整体训练与分组训练相搭配。体能师根据每个队员的身体、肌肉成长、薄弱环节制定“私教计划”,也会为受伤的运动员制订相应的康复性训练。

再度执教的郎平还引入了大国家队体制。“以前国家队是 12 个人,现在我可以选 30 个,再不行就 100 个。”扩充了的女排集训队伍,改变了以往少数几人连轴打天下的局面。在一些不很重要的赛事上让国家二队得到历练,一队能够休息,形成一种良性的人才培养机制。

大多数女排姑娘们的排球征程始于十二三岁。一般先经过 3-4 年的业余体校训练,从中择优再经过 3 年的训练,优异者才得以进入到市体校排球班,继而进入省队。这种由国家、省市和地方构成的“三级训练”体制,像是一个需要人们层层向上攀登的金字塔。在攀爬途中,因为伤病的困扰或能力的不足,许多人遗憾离开。

国家女排队员们一年之中可供休息的日子寥寥无几,球队的日程表被各种国际、洲际、全国比赛与集训安排填充得满满当当。

在结束繁忙的比赛期之后,留给女排姑娘们休息的时间并不多。她们要迅速再次进入紧张的状态,备战下一个赛事。

集训日里,女排姑娘们每天花在训练场上的时间不下八个小时。一周七天,只有周四早上和周日不用进馆。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训练,直到晚上九点半,才休息下来进行身体治疗。

在 2010 年女排大奖赛上,惠若琪的肩膀两度脱臼,造成了左肩关节盂唇大面积撕裂。经过手术,她的左肩盂唇位置打下了会终生留在体内的七颗钢钉。术后的康复中,她在康复医生的指导下进行牵拉活动——撕开、粘连,以此让肩关节撕裂的盂唇愈合。惠若琪每一次都会疼到撕心裂肺地大叫,就连陪同康复的男助教都偷偷落泪。仅仅8个月后,她又重返赛场。

32 岁的老队员颜妮是队里的“胶布大户”,不管是在训练场还是赛场上,她的肩膀、腹部、膝盖处总是贴满厚厚的胶布。在场上,她是无坚不摧的“北长城”,只有到了场下慢慢撕掉厚厚的胶布时,她才会忍不住说:“我疼,我哪儿都疼……”但每一次休假结束,她都会回归国家队,只是因为“女排需要我,我有一分热发一份光。”

女排在赛场上创造历史,留下的不只是奖牌,还有烙下了时代印记的一个个故事。女排的故事在传述中成为一种集体记忆,赛场之下的见证者在亲历中与女排一同成长。

数据来源:《人民日报》数据库.《人民日报》1980 年-1989 年关于“中国女排”报道

八十年代的女排记忆是昂扬向上的,“五连冠”的奇迹在百废待兴的年代为国民打了一剂强心剂。1981 年女排夺冠,《人民日报》刊发的评论员文章《学习女排,振兴中华——中国赢了》,《体育报》刊载文章《各行各业都来学习女排精神》……媒体宣传掀起全行业学习女排精神的高潮。《学女排 见行动》的专题报道记录下了人们受女排鼓舞的故事:黑龙江煤矿工人连日超产、葛洲坝工程进度加快、吉林工业大学800多名应届毕业生“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!”、济南汽车制造厂青年女工王巧云精心操作埋头苦干……

数据来源:《人民日报》数据库.《人民日报》1990 年-1999 年关于“中国女排”报道

九十年代在人民日报记载的 67 则“中古对战”的消息中,中国女排胜少败多,不敌古巴成为了那个年代的遗憾。有失望,有质疑,但女排曾经给予人们的激励,让她们在位于低谷期时收到一份惊喜和感动:漳州人民每人捐出一块钱建立女排“腾飞馆”,国内企业资助中国女排,为中国女排添置先进训练设备。“坚持”与“再奋起”成为了当时女排报道标题的主要字眼,传递各方支持者对中国女排东山再起的美好期盼。

时至当下,中国女排再次走向巅峰,又重新唤起了新一轮女排热潮;女排的每一次重大比赛,在互联网直播的加持下,总能成为全民焦点。

数据来源:《人民日报》数据库.《人民日报》1981 年以来关于“中国女排”报道

眼下,新冠疫情使得东京奥运会不得不延期举行。郎平坦言,对于中国女排来说,这是新的、更严峻的考验:“对于队中那些老队员来说,奥运延期毫无疑问是一种煎熬,是就此放弃还是继续坚持,这是一道痛苦的选择题。中生代的球员还有梦想,但助推的动力呢?年轻队员多了一年成长的时间,但日复一日的训练本身就是一个艰难的过程。”

然而,消失在公众视野长达七个月,女排姑娘们始终未曾被人们遗忘。在微博上,中国女排官方微博发起了#假如东京奥运会进行时#的话题,策划了一场虚拟的东京奥运之旅。9月25日,电影《夺冠》如约上映;截止到26日11时,累计票房已经达到7800万。重启 2020 只能是一个愿景,无数人仍然还在被疫情改变的生活中努力寻找新的节奏,而中国女排在完全封闭的环境中坚持训练的状态,也为我们狠提了一口气。保持这个劲头,我们不断留存新的女排记忆。

中国女排披荆斩棘无惧艰辛,她们用荆棘织成花环,用拼搏为鲜花上色。走上领奖台,升国旗奏国歌是她们一直奋斗的目标。为国家赢得奖牌,使她们成为了民族的骄傲;她们磕磕绊绊的成长之路,总能让我们热泪盈眶。

老一辈女排人点燃改革开放的激情,新时代的女排激起搏击风浪的勇气。女排在时代的见证中成长,女排也激励着时代不断成长。

女排的夺冠路上,不断承受着身心的压力,与我们在共同的时空中咬牙坚持。她们的故事仍在继续,她们的赛程还未结束。

“不论遭遇什么样的困难,只要心中有目标,身边有战友,就有动力去坚持和拼搏。”

2. 廖亚明.甲A女子排球运动员退役就业期望与优秀就业案例的调查分析[D].北京:北京体育大学硕士学位论文,2019.

3. 曹庆雷,李小兰.国家女排运动员创伤特点及预防[J].体育文化导刊,2010(10):46-49.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zhongxiangshanghai.com/,队员出演中国女排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